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确定时代的中国股市投资机会

发布时间:2021-01-07 15:48:43 阅读: 来源: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2010年股市的开局并不好,而且在本周沪深股市也有下跌的过程,刚才我们也听到两位专家说现在股市的估值是合理的,但是钟伟老师他对股市的判断是前高后低,而龚方雄的判断是前低后高。大家对于股市都有自己的判断跟选择,面对2010年的中国股市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又应该怎么样做?为寻找这些答案,该次年会安排了“不确定时代”的中国股市投资机会的专题论坛。

今年的市场怎样看

周斌:大家好!刚刚龚方雄和钟伟老师探讨了股市走向,抱有不同的观点,一个“前高后低”,一个“前低后高”。我想问一下其他的三位嘉宾,你们怎么看市场?

吕俊:应该说我的观点跟龚方雄博士比较有共鸣之处,因为我认为当前的经济政策,包括宏观经济的形势,从向上的空间来看的话,惊喜应该不是特别多,整个复苏的形势如果把它单独来看的话,去年上证综指增长是80%,但是经济复苏的情况,也就是回到一个相对正常的位置。所以,衡量未来股市上涨,我们还是要看有没有超预期的存在。

从向下的超预期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倒可以找出不少东西出来,并不是说现在行情跌了我们就开始警惕了,确实有一些东西是有连锁反应的,比如说现在房地产的销量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萎缩阶段了,房地产的产业链大家都知道,销量跟房地产的开工量大概前后有6-8个月的滞后期,到6-8个月之后房地产的开工肯定会下降,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房地产投资的下降就带动着整个钢铁、水泥、煤炭、工程机械以及一部分白色家电,整个产业链就会受到冲击。这个冲击到底有多大?现在还说不清楚。

朱平:市场的趋势长期肯定是好的,上半年的分歧非常大,分歧大的表现有很多方面,比如说微观现在都很好,到企业去看它都告诉你现在的盈利状况提升得很快,基本上到2007年是最好的时候。但是,它是不是可持续呢?因为这些好的企业都是传统的企业,如果传统的行业都好的话我们就没有必要去搞结构调整了,都是高增长低通胀的话,这样中国不是很好吗?这段时间涨估计也涨不下去,跌也跌不下去。到了下半年的时候可能要寻找方向了,这个方向到底是上还是下,可能现在还言之过早。这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全球经济复苏已经是定论,但是这次复苏到底是真复苏还是假复苏,是刺激上去的还是我们的刺激政策奏效了,这个没有定论。第二个方面,之所以这次发生经济危机是因为你犯错了,另外一个错误是经济不均衡,错了之后你肯定要改,改的话要达到什么程度,这个都没有底。所以,下半年要走什么路,要有进一步的数据才可以判断。

刘安田:我最初的看法是前高后低,因为现在政策超预期,政策超预期之后我觉得后低是比较有把握的,后低可能是第四季度或者是下半年,但是原来最主要的看法是,过去一两年制造业投资产能都比较低,其实中国会持续一段时间复苏之后通胀会比较高,可能面临一个供给的问题,就是大家关注需求比较多。我觉得持续一段时间供给会面临一些问题,所以从供给的角度来考虑的话,后面会面临一个小的问题。即使现在政府做的一些调控,可能短期内有一点点滞胀都是不可避免的。第二个,我觉得中国09年年底出现的民工荒,这是因为经济刚复苏到还没有过热的情况,出现劳动力比较少的情况。所以说,中国的经济复苏会下一个台阶。从这两个角度来讲,可能四季度通胀的压力比较大,政府政策可能更严密,可能会导致经济增幅下滑,但是不是同比增速的下滑,而是环比增速的下滑。晚一点时间可能比较悲观,包括现在房价的问题可能都会体现出来。对于短期的看法,我谈一下对政策的看法,我觉得现在是中间高两头低。中间高就是政策都差不多的时候,这个政策不一定是加息,加息对市场的影响不大,可能是等一系列模糊的政策都渐渐清楚之后,能做到一个均衡放贷。

经济二次探底会存在吗?

周斌:刚才各位的发言也提到了市场的共识问题,现在大家都认为复苏是确定性的,龚方雄老师,您觉得会不会出现经济二次探底的情况呢?

龚方雄:我原来对二次探底这个可能性给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我觉得不超过5%的二次探底的可能性。现在我觉得不管是中国也好,美国也好,除了很多没有预想到的一些政策风险,除了这些风险之后实际上增加了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的。所以我现在认为,经济下滑的可能性的风险应该上升到10%-15%。我以前虽然说很不可能,现在我觉得是有一点可能性了,但是可能性还是相当小。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政策调控的目标是抑制房价的过快上涨,我们希望房价保持平稳,如果做到这一点是非常非常好,但是市场往往不是朝理想状态运行,现在成交量下降很多,接下来楼价就会跌。从政策制定者来讲他希望楼价跌,便宜一点老百姓就会买楼了。但是,楼价一跌往往就更没有人买了,这个市场是只会买涨不会买跌。楼价一跌,再形成继续下跌的预期谁会买楼呢?就会出现刚刚说的成交量下降之后投资就下降了,投资下降了到明年全球经济又会再次增速放缓。

周斌:其实刚才龚方雄老师在上面讲的时候我跟朱总也交流了一下,朱总对房地产价格也有相关的看法。

朱平:中国的经济增长跟美国,包括日本应该都有一点不一样,中国是一个现代化的过程,比如说中国的房地产跟国外肯定也不一样,它是一个普及的过程,以前大家是没有房子住的,但是现在是第一波先普及,从这个角度来说,存量房是很重要的,中国估计需要3亿-4亿套的存量房。90年代末到2000年开始,新盖的存量房可能有5千万套以上,这个没有完全统计过,加上老的商品房,将近2亿套,如果按照现在我们一年盖的将近1千万套这么一个水平的话,再过10年就不增长了,如果不增长的话再过10年其实就到警戒线了。所以,我们从住房增量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大概已经到了峰值了,就是说房地产这个空间已经不是特别大了。

第二个观点,中国房地产它跟美国不一样,中国的房地产现行的是拍卖式模式,拍卖人希望这个价格越拍越高,越高囤的房子就越多,价格就越高,但是这些人又是不住房子的,如果这些人发现这个涨价已经不能涨了他就卖出来了。

同时,房地产没有办法改变它的周期性,它就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我觉得想改变它的周期性波动比较不可能。这就是我的一些看法。

钟伟:第一,关于探底,什么是探底?如果连续两个季度GDP增速低于8%同比,如果把它界定为探底,我们可以讨论探底的问题。由于我们前面讲今年四个季度可能是11、11、9、8,到第四季度可能第一次出现经济增长低于8%的情况,如果延续下来,经济的调控政策,经济探底的可能性正在增长。这是我关于探底这个问题的看法。第二,我想提醒诸位,我并不认为下半年宏观调控的不确定性比上半年宏观调整的不确定更低,就是说政府宏观调整的热情越来越高。由于环比跟同比在下半年可能都不太好,所以我还是倾向于认为我说的前高后低,因为我们能看到的超预期的因素可能在第一季度,或者最迟在第二季度就出现了。

第三,未来2011、2012年现实通货膨胀的降临,这将会导致2010年也许是中国资本市场跟随着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价格重写的过程,必须进行资产价格重写刚刚开始的第一步。第四,关于汇率是不是和热钱流动以及资本市场的价格重估有关系,可能有一定关系,我的理解是从2005年7月21号汇改到现在,如果没有名义汇率、实际有效汇率和我们A股市场的综合指数做一个相关性的判断的话,我们得不出人民币的名义汇率和实际汇率的有效波动和A股市场之间有明显的相关性,但是A股市场显然受到越来越强烈的,包括美国股市或者是香港股市的影响,内外部市场的互动是增强了。

泡沫生存的路径依赖

周斌: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发钞速度,通过发钞速度决定房地产价格,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增长途径只能走这样一条推高资产价格的道路,不断的发钞,不断的重演,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朱平:我打一个比方,比如说过度发钞的速度,大国发展到今天经过这么快的过度发钞还没有发生过币制改革的,恐怕就只有中国了,没有发生严重金融危机的恐怕也就只有中国了。第二个,所有从事实体经济的人都明白,我不需要品牌,我不需要销售渠道,我只需要高杠杆、高速成长就可以了,因为这样子的话对企业是最好的事情。第三,对中国个人来讲,也使得中国政府化解贫富收入的动力开始消失,这么快的发钞,所有的有产者都会被剥夺。第四,我也理解了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可怜,那么辛苦,年轻时候所攒下来的钱完全不足以供应你养老,所以你一辈子得辛苦。

龚方雄:我对发钞这个问题实际上不是太担心,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很多资产是没有货币化的,现在资产是有货币化的,一方面经济过去30年平均增速是9.8,那是实际的增长率,名义增长率是15%左右。经济增长,货币当然要越来越发。另外一个,我觉得中国还没有完全资产化的资产的就是农地,其中宅基地就有一大块。如果把这一部分再用货币形式去体现的话,货币增量又会很高。这是中国特殊的问题,所以中国的货币增长为什么不一定会以通货膨胀来体现呢?我觉得中国的问题归根到底是要维持一个比较高的增长率,维持一个比较高的增长率你才可能继续进行所谓的城镇化,继续的进行很多隐性资产的货币化,如果能保持高增长,很多问题都能解决。

刘安田:养老制度如果要想不崩溃的话,它必须依赖于资产价格的稳定,因为现在所做的社保基金或者其他的基金也好,它最后购买的都是资产。资产价格就是保持一个稳定的增长,对于整个社会的长期扶持是非常有利的。现在政府是把资产的价格作为一个泡沫来打压,实际上对养老制度的长期建设是很不利的。

而我们作为投资人来讲,比较关心的是短期的经济政策是不是符合经济体的需要,如果这种经济政策不符合经济体的需要,或者有偏差的话,它造成的结果就是对资产市场可能是一个冲击,这个冲击对于我们投资者来说就是一个现实的风险。我觉得经过大家的分析,其实线条越来越清楚了。我至少在短期方面,比如说房地产市场,比如说货币的币制方面,这些方面都感觉到好象是有一点不太妙,所以我觉得整个资本市场,包括其他类型的资产市场的投资者现在表现出谨慎是完全合理的。

再论人民币升值的有效性

周斌: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人民币升值的有效建议以及如何把握相关的投资机会?因为人民币升值对我们去海外买矿、买油都有不少好处。

龚方雄:我们还是有一种幻想,还是靠出口来拉动,我的想法是今年趁出口有20%、30%的增长,赶紧把人民币动起来。我刚才讲的人民币动起来的最大一个好处是让人民币的灵活性动起来。现在的问题就是内需的可持续性怎么样,能不能把经济增长的动力真正转到内需来。人民币的升值会促进这个事情,会增强人民币的购买力和整个的消费市场的成长。所以说,人民币现在面临很多的问题,短期来说它可以抑制通胀,中期来说可以帮助我们调整经济。

吕俊:我也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应该每年都升值5%,并且应该保持这样一个升值的速度,而且这个是目前经济政策中最优先、最急需的政策。看一下真正对经济的挑战,现在最大的危险是通胀,这一点是公认的。通胀的话,它是真实的削弱整个社会阶层的购买力,一个是剥夺已有中产阶级的财富,另外一个是低收入阶层购买力的削弱。而加强人民币的币值对于控制通胀是有很关键性的作用,而这一点在历来是被视而不见的。

我曾经看过一个笑话,说格林斯潘见了上帝问,能不能油价涨通胀不涨?上帝说不可能。全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发改委。那么能不能水价涨通胀不涨?上帝也说不可能。这些东西价格上涨了,你的成本就上升了。所以,我觉得人民币升值对于控制通胀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旦通胀被控制住了,整个全局一旦出现新的问题,比如二次见底的话可以重新启动信贷。但是,通胀控制不住的话你就会面临腹背受敌的后果。

朱平:我觉得升值只是一个条件。这件事情一定要做,但是不是说你做了它就一定会好,因为我们刚才谈了升值这个事可能它的好处是逼迫贸易平衡。第二,要是升得很大的话,因为我们本身很多的产能是要出口的,落后的产能是要被淘汰的,一下子就升的话,它就变成一个伤害了。

钟伟:第一个,关于人民币汇率。实际上决定汇率的基本因素并不在于我们出口,而在于美国的进口,也就是需求决定了供给。如果美国不从中国进口,它必然需要从其他国家进口,这样它的成本就要增加。所以,贸易专项的结果是美国的消费可能带来的赤字问题更严重。美国的消费决定了中国的出口,而不是倒过来,这是一个需要理解的大的前提。第二个,劳动力。中国劳动力素质的改善使得中国的出口商品当中,包含着劳动力工资的均等化过程,只要劳动力不能自由迁徙,贸易就有存在的价值。第三个,在过去很长的时间,德国、日本曾经都有连续30年以上的贸易盈余,沙特或者中东地区发现油以来一直是贸易盈余,这些国家本币的汇率有升或者有贬就有改变。综合上面这些因素,中国的贸易盈余在短时间是不可消除的。如果试图用升值的方法去消除贸易盈余是非常困难的。

刘安田:我觉得对于压力通胀不能压得太低,如果人民币升值的话,压得太低很容易产生资产泡沫。这是从理论的角度来看,但是从实际的角度会不会升值,我觉得短期还是有一个缓慢升值的步伐。

盆腔炎表现出来的症状都有什么

南京皮肤病医院_南京白癜风医院防止鼻头白癜风的办法?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南京治疗湿疹的医院哪好?

上海产前检查需要做吗?产前检查的作用有什么?

南京皮肤病医院_灰指甲的原因有哪些 哪些原因能够引起灰指甲

上海妇科医院-子宫肌瘤2公分要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