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楼梦贾珍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评价贾珍

发布时间:2021-01-05 14:31:50 阅读: 来源:有机防火堵料厂家

红楼梦贾珍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评价贾珍?

红楼梦贾珍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评价贾珍?

翻开红楼梦,除了史湘云之外几乎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人物,而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贾珍对于很多人来说几乎是个彻头彻尾的反面角色,正如书中所写得‘家事消亡首罪宁’,贾珍成了贾府走向灭亡的导火线。

“造衅开端实在宁”,贾珍是宁国府的败家子。

《红楼梦》里贾珍是一个次要人物,他所在宁国府也是表现贾府衰败的一条副线,或者说意脉。因而,《红楼梦》一百二十回中,直接描写贾珍和宁国府生活的约有十二三回,所花笔墨约占全书的十分之一。从叙事线索、叙事肌理来看,贾家的衰败先在宁国府表现出许多征兆,而后才在荣国府显现,如果说《红楼梦》是一部封建贵族世家衰败的历史画卷,那么在这张画稿上,宁国府是荣国府的一个小样。可以说是“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首罪宁”。贾珍正是宁国府的败家子。

第二回冷子兴介绍说:

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两个儿子;宁公死后,长子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八九岁上死了,只剩了一个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别事一概不管。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住在家里,只在都中城外和那些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也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不管事了,这珍爷那里干正事?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

第四十五回赖嬷嬷也讲:“(贾珍)只是着三不着两的。——他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这些兄弟侄儿怎么怨的不怕他?”那焦大说得更显露:“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这是对贾珍形象和性格的基本概括。可以说他和荣国府的贾赦是一路货色,只是比贾赦更年轻气盛、气指颐使、肆无忌惮。

围绕着秦可卿之死,从第七回“焦大骂主”,贾珍与秦可卿的“爬灰”被焦大当众揭破,就开始铺述贾珍的淫乱给宁国府带来的祸害。上梁不正下梁歪,宁府“淫乱”不止贾珍一人。第九回“茗烟闹学”描写“金荣越发得了意,摇头咂嘴的,口内还说许多闲话,”又扯出一个贾蔷,“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 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共起居,宁府中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 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金荣口无遮拦,将宁国府贾珍、贾蔷与秦可卿的淫乱之事公开嚷嚷出去,直指秦氏。秦可卿接连听到这些骂语,才得了“心病”。尤氏隐瞒地说:“这个病得的也奇”,“这病就是打这‘用心太过’上得的”。秦可卿是在乱伦事情败露后,死于宁国府的“诟谇谣诼”闲言碎语之下。连“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

贾珍的淫乱还表现在聚众豪赌,恣意取乐,无事生非。第七十五回描写:贾敬去世,“贾珍近因居丧,每不得游顽旷荡,又不得观优闻乐作遣。无聊之极,便生了个破闷之法。日间以习射为由,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因说:‘白白的只管乱射,终无裨益,不但不能长进,而且坏了式样,必须立个罚约,赌个利物,大家才有勉力之心。’因此在天香楼下箭道内立了鹄子,皆约定每日早饭后来射鹄子。贾珍不肯出名, 便命贾蓉作局家。这些来的皆系世袭公子,人人家道丰富,且都在少年,正是斗鸡走狗,问柳评花的一干游荡纨绔。因此大家议定,每日轮流作晚饭之主,——每日来射, 不便独扰贾蓉一人之意。于是天天宰猪割羊,屠鹅戮鸭,好似临潼斗宝一般,都要卖弄自己家的好厨役好烹调。

不到半月工夫,贾赦贾政听见这般,不知就里,反说这才是正理, 文既误矣,武事当亦该习,况在武荫之属。两处遂也命贾环、贾琮、宝玉、贾兰等四人于饭后过来,跟着贾珍习射一回,方许回去。

贾珍之志不在此,再过一二日便渐次以歇臂养力为由,晚间或抹抹骨牌,赌个酒东而已,至后渐次至钱。如今三四月的光景, 竟一日一日赌胜于射了,公然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夜赌起来。家下人借此各有些进益,巴不得如此,所以竟成了势了。外人皆不知一字。近日邢夫人之胞弟邢德全也酷好如此, 故也在其中;又有薛蟠,头一个惯喜送钱与人的,见此岂不快乐?邢德全虽系邢夫人之胞,却居心行事,大不相同。这个邢德全只知吃酒赌钱、眠花宿柳为乐,手中滥漫使钱,待人无心,因此都唤他‘傻大舅’。薛蟠是早已出名的‘呆大爷’。今日二人皆凑在一处……”接着这伙恶少恋童吃酒,拍案骂娘,醉酒撒风。贾珍祸害了宁国府不算,还聚合了一帮恶少,为非作歹。

贪婪

贪婪是他的本性,当乌庄头到贾府交租时,贾珍看着交租的单子,皱着眉道:“我算定你们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做什么的?”“这一、二年里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短短几句话就将地主阶级贪得无厌的本性刻画得淋漓尽致,一览无余。

荒淫

贾珍不仅爬灰,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后,贾珍又打尤三姐的主意。尤三姐那场狠辣的抢白,就是对他们的兽行和丑恶灵魂的彻底“暴光”和无情批判。特别是贾珍在父亲热孝之中,因难耐寂寞,竟带领儿子和一群子侄以习射为名,聚赌嫖娼,淫秽不堪。这是多么辛辣的讽刺和有力的批判!然而,贾珍在众人面前又摆出老子面孔,假装正经。

其实在贾珍的身上也有可敬之处,他虽然好色但对于秦可卿却很痴情,当年秦可卿进贾府的时候无奈贾珍已经结婚,地位尊贵的秦可卿又不能做妾,一个舍不得放弃,一个舍不得离开,本是两厢情愿,最后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了自己的儿媳妇,可是两人的爱情火花并没有因为身份的限制而熄灭,碍于社会的压力只能偷偷的相会,一对相爱的恋人却爱的那么痛苦。当我们能原谅李治与武则天,李隆基与杨玉环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原谅贾珍和秦可卿呢?当秦可卿去世后,最伤心的不是她父亲不是她弟弟,也不是她丈夫贾蓉,而是他的公公贾珍,在葬礼上贾珍几乎奢尽豪华,从棺木到封号再到法事,每一样都希望做到最好。

贾珍能干也是真的,比起荣国府贾政贾赦都厉害。家里收入支出他自己都清楚,贾芹在外一边吃喝嫖赌养小老婆,一边在家里装穷装蒜也瞒不过贾珍,被贾珍骂走。

上海装修实景图

佳兆业金域天下装修

简约二居室装修